Abolish Death Penalty (中文)

马来西亚的死刑现状

目前,马来西亚对33项罪行保留了死刑,其中12项作为强制性刑罚,而近年来被判死刑的人主要涉及谋杀和贩毒。截至2019年2月,马来西亚据报有1,281名死囚,其中568人(44%)是外国公民。在所有死刑犯中,73%因贩毒被定罪。而在女性死囚中,更有95%的人涉及贩毒罪,情况令人震惊。此外,在死囚中,一些少数族裔所占的比例异常高,而且,根据所取得的有限信息,社会经济背景欠佳的人在死囚中占了一个很大的比例。

不过,马来西亚也出现了一个重要的变革契机。2018年7月,新成立的政府下令立即暂停执行死刑,后来更承诺全面废除死刑。政府预计将向马来西亚国会提交法案,废除11项罪行中强制性死刑的刑罚,虽然这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但与政府之前承诺的全面废除死刑相去甚远。国际特赦组织建议当局立即提交立法草案,以解决本报告所述的重大缺陷,目的是避免当局任意判处死刑,以此作为全面废除死刑的第一步。

哪些人在马来西亚的死囚区?

监狱:关押死刑犯人数最多的监狱是雪兰莪州(Selangor)的加影(Kajang)监狱的男监区,占全国死刑犯总人数的19%;其次是霹雳州的打巴(Tapah)监狱(9%)和柔佛州的新邦令金(Simpang Renggam)监狱(8%)。

性别:在马来西亚,被判处死刑的大多是男性,占死囚总数的89%(1,140人)。141名妇女被关押在9所监狱中,只有8人被羁押在马来西亚东部。

国籍:出人意料的是,在被判死刑的人中,44%(568人)是外国公民,来自43个国家。当中尼日利亚公民占21%,其次是来自印度尼西亚(16%)、伊朗(15%)、印度(10%)、菲律宾(8%)和泰国(6%)的公民。

在1,140名男性死囚中,39%为外国公民,而在女性中,这一比例上升到了86%(121人)。

被判贩毒罪:在所有被判死刑的人中,73%因贩毒而被判触犯了1952年《危险药物法》第39条b款。对于一项甚至不符合国际法和国际标准所规定的“最严重罪行”门槛的犯罪而言,这是一个极高的数字,并且,犯下这种罪行的人绝不应被判死刑。

民族:据马来西亚官方向国际特赦组织提供的数据,截至2018年10月28日,在713名马来西亚籍死刑犯中,48%为巫裔马来族;24%为华裔汉族;25%为印度裔,另有4%属于其他少数民族。这显示印度裔及其他少数民族在死囚中的比例异常高,而马来人与其全国比较数据对照后的比例较低。

社会经济背景:官方数据显示,440名(34%)死囚被归类为失业或无固定工作;另有126名(10%)死囚的职业为“劳工”。

赦免申请:截至2019年2月,过半数(60%)死囚的上诉已有最终结果。在这764人中,只有425人递交了赦免申请。约半数外国公民在其案件审理的最后阶段没有提出赦免申请,这一数字在马来西亚公民中略高(约为60%)。

在马来西亚可被判处死刑的罪行

  • 谋杀
  • 贩毒
  • 叛国
  • 对马来西亚最高元首(国王)发动战争
  • 恐怖主义
  • 以谋杀为目的进行诱拐或绑架
  • 持有枪支
  • 煽动叛乱(武装部队)
  • 挟持人质

与死刑有关的其他问题

秘密的赦免程序

只有马来西亚最高元首(国王)和各州苏丹有权通过赦免委员会对死囚进行宽大处理,将其刑罚减为无期徒刑,这意味着囚犯将服刑至少30年。据监狱部门的数据,在2007至2017年间,马来西亚各州的赦免委员会共对165名死囚的死刑判决进行减刑。与此同时,该国处决了35人。截至2018年6月,马来西亚有1,267名死囚。

马来西亚的国际承诺

马来西亚既非《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缔约国,亦非该公约旨在废除死刑的《第二任择议定书》(1989年)的缔约国。2014年3月,马来西亚政府拒绝接受联合国其他成员国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议期间提出的所有关于暂停处决和废除死刑的建议,这些建议意在改善该国的人权状况。

2012年,由死刑专案(Death Penalty Project,简称DPP)与马来西亚律师公会联合开展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马来西亚人相信死刑,但不愿执行死刑”。这一结果令人振奋,也表明只要有适当的认识和教育,便可以让公众相信死刑实际上侵犯了一个人的人权。

马来西亚死刑执行方面缺乏透明度

马来西亚素以秘密执行死刑见称。该国和印度、印度尼西亚、日本和南苏丹等国以及伊朗的某些个案一样,无论是死囚还是他们的家人或律师在囚犯即将被处决前都不会收到通知。国际特赦组织马来西亚分会批评,马来西亚政府继续秘密执行死刑的做法直接违反了国际标准。2013年,马来西亚据知至少处决了两人,两起处决均秘密进行,当局未就即将执行的处决发出任何公开声明,也未在囚犯被处死后公布任何关于被处决人的信息。